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搜点中文网 >>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 >> 第1089章 主公,陈芮

第1089章 主公,陈芮

一开始,他们并没有太注意她出来前讲了句什么,只是对她这么一个与周围严肃紧张氛围不融洽的淡然温婉女人出现,感到了讶异。

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他们心底是用这样轻蔑甚至冒犯的心态打量了她一眼。

不过……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她长得很好看,不,不仅是“好看”两字形容这么简单,仔细一瞧,大为惊艳,哪怕明知这时候还分心关注这种锦上添花的事有些不对,但他们北戎天生生养粗糙惯了,生平哪见过像她这样精细风流的人物,她简直就跟个翩若轻云出岫的仙女似的,白璧无瑕,如雪砌冰堆,无一不是他们这种人难以描摹想象的精致与美好。

现在还眼巴巴地盯着美色看好像不太好吧,可是……他们该死的有些挪不开眼睛!

但下一秒,那些鬼气森森的幽冥军竟翻身下马,然后齐刷刷地弯下那高傲的身姿,朝着大帐方向请礼。

“恭迎主上。”

耳朵再次被炸响,他们顿时被惊得一个哆嗦,忙拔开眼睛,什么心思都没有,连混沌的脑子好像都被一下劈裂清醒了,后知后觉地想起,这女子出来前好像说了一句什么来着。

“是我的。”

对,是这三个字。

可什么是我的?

再往前回忆一下,好像是北戎王问了一句:“除了你那是谁?”

然后孟尝君闭口不答,紧接着她出来,很是轻描淡写接话了一句——是我的。

嘶——

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着两眼发痴地盯着那甚至手腕还挽着一个份量不小包袱打算归家的贤惠女子。

所以,这支队伍不是他们以为的任何一个人,而是这个姑子的?!

不,这怎么可能?!

打死他们也不敢相信还有这种事。

“你,你是……”北戎王在风中凌乱半晌,努力聚焦眼中恍惚的的神智,一开始他没有认出这是谁,毕竟他大小也是个异域族群的王,哪会去关注一个整天跟在孟尝君身后的小小婢子,或许是一开始看过几眼,也就是一个普通意义上好看的姑子,因为与孟尝君关系暧昧,为不得罪孟尝君他也下细地猥琐多看。

但如今她洗净了铅华,面容又番新了一番,他仔细辨认了一下觉会认为面部轮廓有些眼熟,那还是因为他对好看之人有些印象的熟悉。

“你是……”他嘴上反复念叨,总觉到话在嘴边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吐出,可当他视线不经意扫过一旁的孟尝君时,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你是跟在孟尝君身边的那个婢子!”

他刚为自己的猜测而心惊不已时,却见那沉默是金的黑甲军遽地抬起脸,眼神如厉鬼噬人,齐声对他喊斥道:“放肆!”

北戎王被吼得虎躯一震。

两眼瞪得跟个铜铃似的。

经过这么一会儿,孟尝君也跟如梦初醒,他似笑非笑瞥了一眼那个拎着包袱、笑得一脸温和无害的女人:“本君可不敢担这名。”

北戎王急于知道真相,他咽了一口唾沫,问他:“……孟尝君,你老实说一句,她到底是谁啊?”

但没等孟尝君回答,北戎王身后一道惊颤的声音先一步道出:“你这还看不出来,这世上有几个姑子能够使唤得对幽冥军,她、她就是秦国的太傅、监国,陈、陈……”

楚国使臣哽了哽,那个名字好像某种禁忌一样,陈了半天,也让他始终无法顺畅地吐出。

北戎王指着她,手指颤得跟得了帕金森似的,满脸不可置信道:“她……谁?”

陈白起没有兴致与他们继续站在这里玩你猜我猜的游戏,她随意将包袱一丢扔在了孟尝君身后的侍卫身上,方才在里面耽误了些时间正是在收拾行李,她盈步从容地走到了幽冥军前,一抬手,意态高贵而洒脱,而一直对所有人的声音都视而不闻的冷漠态度不复存在,他们跟驯服的兽一听得令便齐整地站了起来。

她转过身,轻轻地掸掸罗纹宽袖沾染上了尘灰,白色绣玉青兔绒的长披委长垂地,青丝温婉挽于耳鬓,发簪流苏轻晃,她悠长的眼神深邃,华度高岸:“陈芮,是也。”

晴天霹雳亦不过如此。

除知晓真相的一干人等,其余的人都跟石塑的雕像一样呆傻了似的看着她。

很显然,“陈芮”这个名字不在他们能够接受的心理准备范围内。

看他们这般模样,孟尝君难得对这些人兴起了些同情心,对北戎王道:“方才北戎王好似说了,本君想走时说一声便可,是否当真?”

北戎王如今就跟脑子转不过来,只本能地回了一句:“啊,对,对。”

幽冥军将事先准备的几匹马牵出,其中一匹通体雪白的马由陈白起骑上,她身姿一下拔高而挺直,由人奉上一件黑褐色麂皮斗篷披上。

“这几日多谢北戎王的盛情款待,只是陈芮政务繁忙,不能久留,以后有机会定亦要邀请北戎来秦参与千灯会,或者其它节目。”

她一马当前,所有人都以她马首是瞻,她淡淡垂眸,漆黑的眉眼不经意流转的锋芒毕露,令不敢直视。

这一刻,他们才有一种真实感。

这个看起来完全不像“陈芮”的人,当真是本人,那个从无败绩、那个将秦国从一步一步从绝境中拉入了强国逐鹿天下的强者。

北戎王虚虚不敢与她对视,脑子一团乱糟糟的,干巴巴道:“谢、谢过陈太傅。”

“这一趟我收获颇丰,全依仗北戎举行的篝火大会,这个人情我记下了,只待后会有期。”

北戎王:“……”

他还能说什么,继续谢谢她吗?

她将无用的寒暄客套话说完,便也不在乎他们是怎么想的,可当她准备拔军离开营地时,那个一直站在北戎王身后,脸青脸白的使臣却勇敢地冲上前,忙喊住她:“陈太傅,且慢。”

陈白起正骑马落站在幽冥军开出的通道之中,她一停,幽冥骑兵也一并停下来,其情势莫名一下紧张了起来。

她转眸看了他一眼,墨玉的眸子温凉:“楚国使臣,有事?”

他克服了许久,才将话说出来:“主公眼下就在离畔之境,他一直念着阁下,若知你在北戎定然会很开心的,你……能去见一见他吗?”

他这样透露自家主公的行程实属大胆,可是……她难得露面一场,若能引她去见主公一眼,他绝对是功臣一名。

楚国使臣,曾是七健将的副将一名,是以他跟在将军身边时见过她的,在当初的南疆,在死地的沙漠,他见证过太多的秘密,他升得快,也是因为他向来懂得分寸与把握时机。

北戎王听到楚国使臣的话,扭过头一脸吃惊地盯着他,简直不知该如何反应,他就这样透露出这么大的机密了?

还有这陈太傅为什么要跟他去见楚王,两国虽说目前各有麻烦还算相安无事,可谁不知道发生战争的日期绝不遥远,他这样随随带一个抬手能够灭掉一个军团的女罗刹暴露出自家主公的位置,他当真不是准备要投秦叛楚?

陈白起好似也没料到他竟当众与她讲这种事,她微眯起眼,不咸不淡地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我与他无话可讲,相见,不如不见。”

见她拒绝后毅然果决地离开,哒哒的马蹄与那在风中翻迭扬起的披风划过尖锐的长空,楚国使臣叹息一声。

主公,她始终不愿见你啊。

哪怕他耍了心机,拿人情跟情势双重来诱逼她,她还是心意不变。

——

离开了北戎春猎场的视线范围,陈白起吹响了长哨,这是她特制的枭哨,所吹的哨声只有自己人才可以听懂,当别人听起来只会觉得这声像什么凶戾的鸟禽发出的尖锐长霄,让人觉得阴森发凉。

跟在她身后奔跑的幽冥铁骑得令,开始一拨一拨在离队,孟尝君一路跟随自然有所察觉,那雷鸣的马蹄响有了空缺与稀疏,他看了一眼后方,见人数骤减的幽冥军,却没有问,因为他知道陈白起自有她的安排与打算。

当他们那支庞大的军队将人护送到一处峡谷时,已所剩无几,如来时,他们消匿时亦无人察觉,仿佛真的是从冥界而来。

到了安全地界,陈白起也再继续骑马奔驰,孟尝君看她那无动于衷的平淡神色,没忍住问她:“你说那话是何意?相见不如不见,听着倒是与那楚王亦关系匪浅啊。”

陈白起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那又如何?”

“你不担心那北戎有别国的细作,将楚沧月的行程泄露出去,然后被周国人或别的有心之人刺杀?”那个楚国使臣看似莽撞出言无畏,却是试探她到底对楚王有没有心。

陈白起却道:“别将任何人看轻,或许他说的是实话,但绝对还有没有说完的话,他是不敢拿自家主公的命来随意冒险的。”

孟尝君闻言沉默了片刻。

他自己这些年活得跟一摊烂泥似的,看似风光却低俗奢靡,可观她却是步步高向,位极人臣,朝她向往的地方一步一步靠近,当初那个他记忆中的人是个什么模样的,他有些记不大清楚了,但好似她们心硬的程度却是如出一辙的深刻。

“你倒是活得越来越理智。”

陈白起听出他的声音有些异样,但却又没有听懂他想说什么。

“当你身上肩负的东西越来越重,你就会明白,你不能有丝毫的行差踏错,感情有时候只是一种牵绊。”陈白起抬头看天空,她在想落入她眼中的苍穹是否与别人是一样的。

孟尝君却冷艳地呵笑一声:“我看你是在高位上待久了,便忘了要回头看看。”

她收回视线看向他,有些认真:“你是说我不懂得审视自己?”

孟尝君见她依旧跟个没开窍似的菜鸡似的,没忍住伸手拍了一下这个高贵的头颅:“是让你别忘了你身后一直不离不弃跟着的人,你独自走得太快不要紧,可是你别只顾着朝前看,总有人会走得慢一些,你不必等他,可至少别忘了那曾陪你踏足过的人。”

他说得动情,竟有几分酸涩浮动于眼角,但又被他很快地掩饰掉了,他转过头,任和煦的晨风吹拂着他鬓角的碎发,可任是风和日丽,松也肃穆,石也清秀,影也婆娑,可却什么都映不进他眼底。

陈白起闻言怔了半晌,然后垂下眼:“我没忘……”

她记性一向很好,自然是不会忘记的。

——

陈白起特意召来幽冥军将人捞出北戎自然不会是单纯的显摆跟造势,她自有她的用意在,另则她亦有要紧事要让幽冥军去办,她自负武艺高强只需带着一批改装过的侍卫与孟尝君便可安然打道回府。

孟尝君也算是个闯南走北的老马游人,辨路不在话下,他观察了下道:“你这是打算去哪里?”

她带路却不是回秦的方向,走的有些偏岔了。

陈白起道:“回秦国之前,我有事要先去一趟千鹤湖接人。”

孟尝君一下反应过来了:“你将那个北戎弃将安置在那里?”

她没有回应这个问题,只是纠正他:“他叫巨。”

孟尝君冷眯起眸,他见鬼的才会关心他叫什么,他沉下颜,道:“本君要入城重新安置行程,你若要接人,那便将本君在此放下吧。”

陈白起见他忽然变脸,不解之余也耐着性子劝他道:“千鹤湖离寿春城不离,你随我一道办完事,便入城办置马车衣物,随行用具,你言下如何?”

“分头行事岂不另节省时间?”他问。

陈白起实诚道:“这次你带来的武士大多数折损在了篝火大会,眼下这寥寥数几的侍卫我担心保护不好你,所以你最好待在我看得见的地方才能安心。”

还是那句话,孟尝君是因为她才来北戎遭受这一切的,人就是她的责任,她将人带出来,自然也是要完好无损将人带回去。

可这话落在孟尝君耳中便成了她在哄他的情话,有心人听什么都容易产生偏差,哪怕孟尝君的脑子一直在告诫他别多想,可他的心却酥酥麻麻的,跟尝了蜜似的甜。

喜欢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请大家收藏:(www.sodzw.com)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搜点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最新章节 -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全文阅读 -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txt下载 - 桑家静的全部小说 -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 搜点中文网

猜你喜欢: 我在聊斋开道观农门寡妇来种田[综主洪荒]成神红楼之风华绝黛画中欢晓风书院的八卦事春意闹红楼之蛊后清穿七福晋小农女的幸福生活恃宠而娇为祸福妻跃农门清穿之影帝重生帝王家秀色满园穿成渣女被前男友组团轰炸锦乡里奈何催妆医女狂炸天:万毒小魔妃割舍太监凶猛(重生)[明朝]科学发展观君爱美人妾爱钱重生之将门毒后重生后我嫁了个瘸子王爷
完本推荐: 完美世界全文阅读穿到明朝考科举全文阅读万界天尊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极品仙师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通天大圣全文阅读上神的快穿求爱路全文阅读独步仙尘全文阅读诸天大佬全文阅读末日宗师全文阅读炮灰通房要逆袭全文阅读江山战图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全文阅读逆流纯真年代全文阅读朱门风流全文阅读唐残全文阅读回到明朝做昏君全文阅读被空间坑着去快穿全文阅读盛唐风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玄幻:开局获取荒天帝模版我有一群地球玩家快穿之我家宿主是爸爸玄天龙尊天道之下孤儿路王者[电竞]文明之万界领主海贼:百岁老师雄兔眼迷离外挂回收临时工[快穿]柯学捡尸人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神魔之玥上为尊快穿之怎么打赌总是输重生农门小福妻落地一把98K大数据修仙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美味仙姬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在第四天灾中幸存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一笑风云变从亮剑开始崛起我真没针对法爷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娘娘进宫前有喜了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txt下载手机版 - 桑家静的全部小说 -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 搜点中文网移动版 - 搜点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