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搜点中文网 >>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 >> 第919章 主公,嫉妒(二)

第919章 主公,嫉妒(二)

姒姜看着她如琉璃一般干净透彻的眼眸,那颗碰上她便最是软忱的心就像被一只手给攥住后,再使劲反复拧紧。

他很想冲动地问她。

——你当真已有了要相守一生的人了吗?

——那个叫谢郢衣的男子是怎样的一个人,为何偏偏要选他?

——你们是不是就要成亲了?那我呢,我……我该怎么办?

他胸腹中翻江倒海,每一次冲击都叫他两眼泛酸。

可他又不敢问,他怕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他纤浓的睫毛覆下掩住眼底的全部神色,声音并无异样:“我没事,既你决定了,那我便先送陈族长回府。”

他弯下身掺起陈孛在肩上,侬白如脂玉的面颊旁滑落一缕秀长的黑发,却被陈白起伸手轻轻地拽住了。

他动作顿于半空,拿眼看她。

浅褐色眸子似妖媚长,寸寸滟光。

陈白起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我不是在包庇,遇上的事多了,你便知明白这世上本就并无对错,只有立场的不同。而我的立场便是你们,所以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们。”

姒姜长睫如敛羽的翎毛止不住轻颤,像雨坠花溅落的水珠,有种脆弱颀喜到欢愉的惊艳美感。

静默了一会儿,好像是在消化她口中的偏爱,他嘴角像偷了蜜一样悄然翘起。

他蓦地抬眼,凑上前便啾了陈白起的脸一口,在她呆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又极速撤后。

“有你这一句,就够了。”

他像是怕她事后怪罪自己的轻薄之举,挎起陈孛便越门而出。

而陈白起却傻眼。

她古怪地摸了摸脸,她这是……被占便宜了?

但一想到他那张颠倒众生的容貌,又古怪地觉得谁占谁便宜好像还不好说呢。

但到底她内心并没有厌恶与排斥,只是一想到他前不久的告白,她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大意了,当他对她抱有不一样的心思开始,便注定他会化身为狼,而不会选择永远安份地当一头忠犬。

——

等姒姜送完人再回来时天色已晚,陈白起一番打坐后气色有了好转,她燃上灯,窗外下了淅沥下雨,阶台下的合欢一树幽静,夏意已将尾声,庭院潇潇,倒多了几分初秋的凉寒。

“父亲可睡下了?”

“嗯,送回去之后,倒是安稳睡下了。”

陈白起听后便一直缄默地望着窗外的夜雨深深,许久没有再说一句话。

姒姜看不得她这样不开怀的样子,他凑近,呵气如兰道:“有你护着他,他啊有福着呢,定会醒来的,你这忧心的样子啊,做得太早了。”

陈白起如今找到法子暂时温养着陈孛的精神海,倒是可以尽最大的力量令他的意识不至于在咒术中崩溃,但想万无一失,还需看半月族老那边可否能彻底解决了惑心术的隐患。

姒姜说得对,还没有到无计可施的地步,她不必操之过急。

陈孛那方的心思方方放下,她便转过身来。

“发生什么事了?”

她眼中的穿透是那样不容逃避,直咧咧的刺入人心底。

他一僵,避开她了的眼,意态轻懒道:“为何这样问?”

陈白起拿眼打量他:“我在离开陈府前见你还一副打算搞事的样子,可一回来便跟个败犬似的,莫不是论口舌你还输给了巫长庭?”

姒姜闻言面上浮了一层极浅的怒,嗔瞪了她一眼。

什么败犬啊?他在她眼中便这么没出息?

“我才没有输给他呢,而是……”输给了你。

他含糊隐了尾音,不想与她再讨论他跟巫长庭两人私底下讲了些什么不愉快的话题,他面色一扫,认真地问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那巫族又是怎么一回事?”

要说其它人哪怕再熟悉,也是不敢这样贸然便问出这等过于刺探冒犯的事情,但姒姜不惧、不畏,他坦然而从容,这皆源于陈白起对他的信任,他知道,她可以不信这世上的任何人,却是会信他的。

这源于他们之间结下的那永不背弃的契约,亦源于他那一颗始终待她真挚、唯一的心。

果然,陈白起并没有觉得他这样问有什么不妥,她让他坐下,整理了一下这些时日发生过的事情与他讲了,拣去一些不能说的,剩下的包括与谢郢衣的那一桩巫族包办婚事都一并讲了。

听完她讲的这一些事,他久久无法平静,这里面的内容多数叫他吃惊,关于巫族的来历与他们的野心,但到底最令他在意的却是另一件事情。

“你与他……牵及到如此多的方面,断是断不干净的了,是以,你会娶他?”

这个他,自是指谢郢衣。

讲到这个“娶”字,他颇为滑稽地挑高音调,笑音尾讽。

也不知是在讽这桩婚事的由来,还是在讽女子娶男一事。

以巫妖王的身份自不会如寻常姑子一般嫁人,谢郢衣即便与她成婚,亦是以入赘的形式嫁入。

陈白起面色平静,这件事其实她也考虑良久,但最终的答案是:“我不知道。”

没有一口拒绝便表示她在犹豫,决择与衡量,她眼下没有感情归宿,为了任务自也不会纯粹地以相爱为前提择偶,但毕竟是终身大事,关系到两人的未来,她可以无所谓自身,却会考虑到另一半会不会接受这一桩近乎是丧偶式的婚姻。

姒姜见她没有对这桩婚事有明显的排斥,她其实怎么想的,他也能从她的性子与行事作风猜到了几分,但他就是胸口发闷发苦,那种身不由已的感觉并不好受,他想,这就是嫉妒吧。

哪怕是因势所迫,哪怕是另有目的,但那个叫谢郢衣就是有这样的机遇与好运,他既不用像楚沧月一样摧肝伤肠,不用如他一般兢兢业业的在后谋求,不如像姬韫那般苦忍隐藏,便可以凭着那与身俱来的身份轻易成为离得她最近的人,将来还会成为她的夫婿,与她正大光明地在一起永不分离。

一想到这,他便嫉妒得面目全非。

他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魔鬼,有些事本不该提,他却还是软声道:“白起,你要与别人成婚,莫非你已忘了楚沧月了?”

陈白起一怔。

她对这话有些疑惑,不禁奇道:“我没忘,只是这些又与他何干?”

姒姜有些狐疑地看向她,她好像对楚沧月……变得无动于衷了?

“你记得他,那你们发生的事……”他欲言又止地盯着她的眼睛,仿佛想从中看出什么言不由衷的痕迹。

“我又没有失忆,自是没忘,只是我与他的君臣之谊早已事过境迁,在死地相帮替他解毒,亦不过是看在过往主仆一场的情份上。”她道。

没有,她眼底干干净净,没有一丝以往提到楚沧月的复杂情感,就好像她将这个人彻底从内心挖除掉了。

姒姜有些失神地盯着她,脑子一时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但转念一想,也对,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只看到楚沧月不知岁月疲惫地紧攥着过往不放的偏执,却忘了,她早已不是陈娇娘了,以往那些恩怨情仇在她心目中,或许早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最终消失无踪。

可是,如果她连楚沧月都能够轻易放下,那他还能有几分胜算?

姒姜垂下眼,嘴边扬起一抹笑,却是那样虚渺不可捉摸,看似温柔得能浸到人的骨子里去,但却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到底有多苦涩。

“白起,那我呢?”

他近似迷茫一般呓语道。

“我在你心中,又算什么?”

陈白起一开始没听懂,直到他又问了一句,她有些怔忡。

不由得想起他前不久对自己的告白,陈白起在被系统强制抽走影响理智判断的情感之后,便时常不太分得清楚自己对别人是抱有怎样一种感情。

如今亦是,她无法对他动心,因为她心如一潭死水,她对他的爱意不会感到脸红心跳的激动,也不会感到厌恶抗拒。

她诚实以告道:“我眼下无法对任何人心动,但是我又清楚地知道,你对我很重要,我并不想失去你。”

他突然伸手紧紧地抱住了她,低下的额头半是愤恨又是情不自禁地轻蹭着她的肩膀。

“你真的,好狡猾啊……”

——

接下来的几日里陈白起每日都会趁夜潜入陈府将陈孛偷渡出来,用巫力替他温养破损残缺的精神海,是以偶尔他会忽然“醒”来片刻。

“娇娘。”

他坐在那里,两眼失神,嘴里却在唤她。

陈白起听到便会回应他。

“父亲。”

她知道他只是潜意识在讲话,实则人根本就没有清醒过来。

陈孛像个木偶一样,没有表情,却在张嘴讲话。

“你是不是又躲在后山整你那些奇奇怪怪的用器了?”

陈白起闻言叹息一声:“不是奇奇怪怪的,它们都有特殊用途。”

他们仿佛回到了以前生活的那个穷山僻壤的陈家堡,两父女相依为命的日子。

“你一个姑子家家的,为何老爱与那些糙汉一同来往啊。”他口中又抱怨道。

“……”

看来他对她经常外出结交人是怨念颇深啊,意识不清的时候都在念叨这事。

喜欢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请大家收藏:(www.sodzw.com)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搜点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最新章节 -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全文阅读 -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txt下载 - 桑家静的全部小说 -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 搜点中文网

猜你喜欢: 化身为玉神雕之芙面桃花红茱记清穿七福晋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燕倾天下为祸神医王妃有空间瓜田蜜事小农女的幸福生活重生之妻力无穷锦乡里恃宠而娇清和落月江湖[大汉天子]废后复仇梅花烙·恶女难驯太监凶猛(重生)穿越之绣娘婉蓉凤花锦重生之如意佳妻福妻跃农门催妆贵妃有心疾,得宠着!嘉平关纪事千金记
完本推荐: 不灭龙帝全文阅读司茶皇后全文阅读沈老师请这边走全文阅读众神世界全文阅读贵女小妾全文阅读上神的快穿求爱路全文阅读名门全文阅读谁与争锋全文阅读穿越逍遥嫡女全文阅读炮灰通房要逆袭全文阅读纯阳全文阅读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酒娘子全文阅读御膳房的小娘子全文阅读万界次元交流议会全文阅读道长去哪了全文阅读穿梭时空的侠客全文阅读每天都在上法制节目[快穿]全文阅读我就是这般女子全文阅读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极限伏天美味仙姬洪荒历霸天武魂神魔之玥上为尊日娱之过往什么都会的仁王君我真没想红啊欢迎回档世界游戏芝加哥1990赝太子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中医许阳诸天之宗师凶猛大流寇完美转世以后超级兵王混都市垂钓之神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轮回乐园剑卒过河某综漫的神圣右方妖女哪里逃低调为王东晋北府一丘八九星之主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失忆后我成了法医大佬我从末世开始无敌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txt下载手机版 - 桑家静的全部小说 - 主公,你的谋士又挂了 搜点中文网移动版 - 搜点中文网手机站